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左茂轩 北京报道3月26日,国轩高科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缜在2022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针对近期引起新能源汽车行业热议的电池原材料价格上涨问题,发表了题为《无限的资源和有限的需求》的主题演讲。

“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上涨是当下的热点,但我们认为,未来是无限的资源和有限的需求。”李缜表示,面对日益高涨的需求,所有的原材料厂家都在积极扩产,除了镍钴少数对外依存度较高的材料,大多数正负极材料都将供过于求。

此外,电池几乎所有的资源都可以回收再利用,李缜认为,到2040年,制造电池对原材料电池的总需求和回收电池提供材料的总供给基本上会达到平衡。

新能源产业快速发展,带来了对电池需求的增长;电池出货量的增长,则对原材料提出了旺盛的需求。

李缜引用相关数据表示,预计到2025年和2030年,全球新能源产业对电池的总需求将分别超过1.5TWh和3TWh;按照现有的技术水平,制造1.5TWh和3TWh的电池,需要正极材料大约是330万吨和660万吨。

李缜认为,在未来,磷酸铁锂和三元电池产量的占比,将逐步演变到6:4。那么,铁锂正极材料2025年需求将会达到200万吨,2030年需求达到400万吨;三元正极材料2025年需求达到130万吨,2030年需求达到260万吨。

进一步延伸,磷酸铁2025年需求达到200万吨,2030年需求达到400万吨;镍钴锰2025年需求130万吨,2030年需求260万吨;负极材料2025年160万吨,2030年380万吨。进一步推导,正极材料的前端,对全球锂资源的需求量,2025年为90万吨,2030年为180万吨。

“除了上述四大主材外,隔膜、电解液、铜箔、铝箔以及相关的添加剂等产品,伴随着投资的不断增长,产能的不断释放,价格一定会回归到价值的边缘。”李缜说。

值得注意的是,应对日益高涨需求,目前所有的原材料厂家都积极扩产,供给量也在迅速增加。

国轩高科研究了全球主要电池材料的制造企业发现,前十名生产企业近五年产能规划,到2025年,铁锂正极、三元正极、负极材料前十位企业的产能规划,分别达到546、267、317万吨,而这远远超过了实际需求量。

“无论从正极材料,三元正极、铁锂正极,还是负极材料,随着我们技术不断进步,开采能力不断增强,都将远远供过于求。”李缜表示。

由于电池原材料中,钴资源目前严重依赖进口,是目前影响我国电池原材料供应链安全的重要问题。

不过,李缜表示,世界“锂都”宜春将终结我国锂资源短缺情况。

他指出,2021年,中国碳酸锂价格从年初的5万元/吨,上涨到年底的50万元/吨。2021年,中国人消费了30万吨锂资源,当年中国进口和生产的锂资源约33万吨。预计2025年,中国碳酸锂需求量为60万吨。

李缜表示,2021到2025年,未来五年,随着宜春锂云母工程的快速成长,青海卤水提锂技术的提升,四川锂辉石资源的开采,还有电池回收技术的进步,进口锂资源的需求量将大幅减少。

“我们在宜春投资锂矿资源,跟宜春市委书记于秀明交流,他们到2025年的时候,在宜春要形成50万吨的锂资源开发,彻底终结中国锂资源的短缺情况。”

此外,电池回收将终结新能源产业对资源的无限索取。

与传统能源不同,新能源产业的载体电池,不像化石能源燃烧后不可再生。电池全身都是宝,所有资源都可回收再利用。

例如,如果在2025年制造了1.5TWh电池,10年后,这些退役电池都将逐步回收,也就是说,到2035年的时候,假设新生产5TWh,其中就有1.5TWh电池的原材料将来源于电池回收的资源。

“当制造电池对原材料的总需求和回收电池提供材料的总供给达到平衡时,人类将不再需要向自然界无限索取电池制造的资源。我们认为,2040年的时候基本会实现。”李缜表示。